自媒体大V“爱玩客”回应推广“GOGO商城”:仅基于商城信息推广

 

  央广网北京8月25日消息(记者常亚飞)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《新闻晚高峰》报道,近日,有大量网友向央广热线反映称,经济晴雨表:邮政快递业营收增长25% 顺丰“最不赚钱”!他们在哔哩哔哩自媒体大V推广的“GOGO商城”购买商品后,商城始终不发货,也不退款,商城方还以刷单返利并退款的方式诱导他们去推广商城,最终商城不仅没有兑现承诺,还发出声明称“要良性退出市场”,消费者的产品购买金额也变成了出借金额,要分三年还清。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涉及数百人,金额上千万,多地警方已经立案。

  中国之声报道播出后,哔哩哔哩平台对相关账号进行封禁处理,等待有关部门进一步的调查结果。自媒体大V“爱玩客”账号的负责人之一万宇也对中国之声作出独家回应。“爱玩客”和“GOGO商城”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?给“GOGO商城”做推广是否要承担法律责任?

  江西赣州的数码爱好者韩先生是哔哩哔哩平台自媒体博主“爱玩客”的粉丝,前不久他发现这个自媒体博主的微信公众号(爱玩客iVankr)上有一个“GOGO商城”,不少商品都比市场价低一些,便在上面买了一些手机。他说:“它那个商城本身有很多数码产品低于市场价,结果它一直不发货,突然有一天客服联系我们说不给我们发货,引诱我们刷单,并且给我们佣金。”

  不发货也不退款,还让消费者投钱刷单,一些消费者选择报警,目前长沙、南昌、广州、大同等地警方已经立案。8月15日,“GOGO商城”背后的公司“沈阳博聚创思传媒有限公司”发出声明,称受到行业调整影响他们要良性退出市场,把消费者的产品购买金额变成了自愿出借金额,公司会分3年还清。

  在“GOGO商城”发出声明后,8月16日,给“GOGO商城”做推广的“爱玩客”官方微博(iVankr官微)也发出声明,称自己只负责推广,对“GOGO商城”的所作所为并不知情,也没有更深层次的合作关系。然而记者调查发现,“沈阳博聚创思传媒有限公司”的监事李岩婷是“爱玩客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”的股东,而且消费者在“GOGO商城”刷单活动获得佣金的付款方也正是李岩婷。似乎“GOGO商城”和自媒体博主“爱玩客”之间并不是简单的合作推广关系。

  “GOGO商城”是否有足够的履约能力?“爱玩客”和“GOGO商城”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?记者多次电话联系李岩婷,李岩婷接通后称自己不是公司法人就挂断了电话。

  在中国之声报道播出后,哔哩哔哩平台称收到大量举报,对自媒体博主“爱玩客”的相关账号进行了封禁,等待有关部门进一步调查结果。8月23日,自媒体大V“爱玩客”账号的负责人之一万宇也联系中国之声,对此前声明发布后网友的质疑作出回应。万宇告诉记者,“爱玩客”和“GOGO商城”的合作仅仅是基于商城信息的推广和引流,“GOGO商城”实际的运营人是李岩婷的丈夫曾磊。“主要的推广方式是两方面,一方面它会发一些促销、上新的信息,我们会在微信公众号上发这些文章。另外一方面在微信公众号下边有一个自定义菜单,我们加了‘GOGO商城’的链接,那个链接可以跳转‘GOGO商城’,这也是自媒体做推广的主要方式。”

  对于“爱玩客”和“GOGO商城”之间的关系,“爱玩客”的另一位相关负责人葛振宇告诉记者,“爱玩客”初创时期,由于没有盈利途径,便和有淘宝运营经验的曾磊一起做“爱玩客”的内容电商,曾磊的股份由他妻子李岩婷来代持,后来经营不善曾磊退出转而创业,“爱玩客(北京)科技有限公司”也就黄了,成了一家空壳公司。此次发布推广信息的公众号(爱玩客iVankr)主体公司是“北京玩客互动电子商务有限公司”,和曾磊、李岩婷并没有利益关系。葛振宇表示:“到2017年年底的时候,电商这块的业务没有达到我们盈利的预期,就相当于‘爱玩客’整个营收状况不好,曾磊就退出了,回沈阳创业去了。创业之后‘爱玩客’的资产就到手机之家来了,实际上‘爱玩客’就成了一家空壳公司,你也可以看到我们微信公众号的主体是‘北京玩客互动电子商务有限公司’。”

  葛振宇称,“GOGO商城”是曾磊的创业项目,由于此前共过事加上又是朋友,就免费帮曾磊的“GOGO商城”做了推广,也没签什么合同。“其实对我们自媒体来说就相当于发一个厂商稿。这个事情出现之后,我们第一时间先去咨询了律师,但是我们没有想到事情这么严重。”

  对于此次发布推广信息的“爱玩客”是否要承担法律责任,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斌认为,主要取决于商城广告是否是虚假广告以及“爱玩客”是否“明知故犯”。李斌表示:“按照《广告法》的规定,如果是虚假广告,首先由广告主承担责任,就是‘GOGO商城’它是卖方。但如果能够证明爱玩客属于推广者,它明知是虚假广告,没有相关产品能够发货还去推广,它就应该承担连带责任。但是另一方面如果‘爱玩客’确实只是居间方,类似于我是推广方,合同是你们之间订立的,我只是帮你们推广这个产品,那可能‘爱玩客’就不是一个形成合同关系的经营者,它就没有必要承担责任。所以这一切还是要看事实,如果确实不存在共谋行为,很显然该谁退货、退款,谁来承担相应的责任就可以了。”

  针对“村医集体辞职信”这一焦点问题,国家卫生健康委发言人宋树立在昨天的发布会上说,他们非常重视这个问题,已经要求河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立即调查核实情况。

  滨州黄河河务局办公室负责人赵玉洪昨晚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称,今天(14日)上午,将召集有关各方商谈具体的还款方式。

  据报道,携号转网将在今年底前在全国范围铺开,专家分析,技术成本高、潜在用户少是其面临的主要难点。